朗月清风

小乌喜欢看珞凇带孩子

前排@云川漫步 是你创造了如此美好的平行时空,让我们得以代入体验~

  

说来奇怪,乌恒璟喜欢看珞凇带孩子,不仅因为珞皓然眉眼长得像那人还格外聪慧懂事,听他们父子间的日常对话,看他们亲子互动的种种快乐,都让他情不自禁勾起嘴角,有时看着看着便有瞬间恍惚,转而低头一笑。

  

“在想什么?”

  

“没有,就觉得真好!”乌恒璟眨眨眼,“夸您可不要骄傲哦,您真的是很好的爸爸。”

  

他没有说出的是,有些场景是他毕生的渴望,岁月更替,幸有涓涓暖意融化凝固的遗憾。

  

……

  

后来的某些日子里,乌恒璟会带着白菊去看父亲,他不再躲避,一人静默伫立良久。乌志城活着的时候,他们并无许多相伴的时光,现在终于安然相对。曾经的怨怅日渐消隐,他只觉生出一种巨大的可惜,一如发觉自己忆不起母亲些许音容笑貌的轮廓,他渐渐明白:此世缘分的深浅奈何半点不由人,哪怕是血亲。

  

“我过得很好,别担心。” 指尖轻抚拂掉微尘。

  

……

  

许多年后,当乌恒璟成长为至诚集团成熟果敢的决策者,当他历经商海浮沉波诡云谲,在一个个为至诚谋发展的夜晚,他不禁想起他的父亲乌志城。这位说一不二的掌舵人,当年立于船头也是这般殚精竭虑吗?他一贯强势,当察觉手足暗算而自己身患绝症时,会心痛无助吗?当他被推进手术室自觉凶多吉少时,会不会孤独绝望?他可以不见父亲,但父亲没有忘记他,虚弱之时留下遗嘱公证和特殊监护人的指定,他应是反复思虑衡量,才选定了珞凇,将爱子交付。

  

有些人没能以你想要的方式爱护你,不代表他没有爱你。

  

“谢谢您为我想了那么多.. 珞凇,的确非常可靠,值得信赖.. 我会好好走下去。”

  

“爸,我想你。”